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鬼上身玩车震
鬼上身玩车震
儒默然忽然爽朗的笑着,替我打开车门“公主陛下,你可以脱下鞋吗?我的豪车,可是占不了飞尘的。”

  我紧咬粉唇一脸的愤然,可是却还是强装着优雅的笑容“呵呵呵,好啊,我的王子陛下,给你一次提鞋的机会,不然我就穿鞋进去。”

  我忍气吞声还是戏虐着他的脱下鞋,我倒要看看这么高贵的家伙是不是一样没得脸皮,怎么我都要试一试,踩着他的感觉。

  坐在豪车里我看着那双脱掉的高跟鞋,儒默然似乎没有犹豫就爽爽将我的鞋提起,放入他的后备箱,我惊愕的看着他回来车门边然后优雅的坐了进来,我慌慌让着位置,这刻还真的懵然不惑“呵呵呵,儒默然,你?”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我不易置信的眼神。

  儒默然的笑有些阴冷可依然俊雅好看“其实有时候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弱小,你应该知道,我强大的背后需要你最底下的垫背,就是不小心的被我压在了身下,你也要觉得是理所当然。”

  我的脸瞬间红透的穿透脸颊,儒默然简直就是一个优雅的流氓,他说话完全带着戏虐跟猥琐,甚至魅惑着我的幼稚。

  “切!真是无耻,你至少帮我提鞋了不是?”他终于激怒我变得毫无优雅的女人特性。

  “呵呵呵!”儒默然再次玩弄着那枚钻戒“公主,息怒,是你让我这么做的,今晚我乐意给你做劳力工,哪怕多做几个俯卧撑,我也毫不惋惜出这份力。”儒默然一脸邪恶的紧贴向我,笑容魅惑的将身体强压过来。

  “儒默然!呵呵呵你还真的够无耻了,我要下车!”

  我挣扎着,看着一脸优雅温柔笑容的他,忽而我的背脊被一阵凉意狠狠入侵一般瞬间整个车里面也似被冻了一层冰霜一般,冷气直入,难道司机放了冷气吗?

  还是根本车里面因为儒默然的挑衅性……侵略而被冷到的只打哆嗦“冷雪睿,不要装矜持了,我知道你急需男人,而且不是一般急需,跟我玩次啪啪啪,我什么都答应你!”

  呵!我冷嗤笑着看着儒默然儒雅切卑微的笑容“原来你跟普通男人一样的俗,这么看好我是不是?可是我告诉你我都已经鬼上身了,轮不到你找我玩啪啪啪,哼,真的是可笑!”

  “第一次一定很疼,不过我会很轻,轻到你根本感觉不到疼!”儒默然越来越邪恶的让我瞬间僵化,他伸过来的细长手指瞬间进入我的裙摆之中“儒默然你无耻。”

  我挣脱着他想要逃出豪车,可是却完全被他紧紧桎梏住的强行拉拽的抱坐在他的腿上,我惊恐叫着可是丝毫没有任何的声息,就在我看向车外的时候,我发觉整个空间黑暗到了极点,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色,我才发现又是他,一定又是那家伙可是为什么他能上了儒默然的身,刚刚不是他根本就不能近的了他的身吗?

  我被他强吻着板正脸,接着紧扣着后脑勺根本动弹不了“不要一直想着逃离这是对你的惩罚,睿,我多不想伤害你,可是我却不能丢舍你的身子,每一刻都急需渴要的想进入你的身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诱惑着我,强劲的让我不能自己,一直渴要这么占取着你。”

  我被儒默然就这样强行退去衣服,也毫不羞涩的撕扯去最后一道防线,我知道越是抵抗越会被他强劲占去。耳边忽然想起呻……喃连连的娇……踹声,是从豪车的电波里传出来的,那是《人间中毒》里面的激情片段,这刻诱惑着我变得平复起来。

  双丰被他柔韧的捏握在双手掌心之间,我看着他非薄唇瓣吻入上面,细柔的紧密相吻着,手法也老练的拨弄着那两枚枣核,凉透的侵袭感包……含着它,瞬间我彻底被被软化了。

  沦陷的忘我所以起来,就如那影片里的车震一般,我完全没有任何胁迫强逼的被他柔列获取着,每个细节每个动作都那么相像那么自然而入。

  实体感的硬物在我身体里出出进进,疼痛过后的清爽飘然,让我不断提高着呻……喃声的娇喘分贝。啪啪啪的声息也瞬间穿透豪车的每寸空间,这刻我才发觉我一直是那么的配合着他。

  高雅的动作如同雄狮那样在他腿间不断让他出入我的身体,却是那么深入有力,他的不断喘息紧促的呼吸告诉我,我对他该是怎样的诱惑,而他一流的吻技瞬间被我驯化的毫无准备,我的狂热似乎掠夺了他所有的激热,而每一寸细吻留在他身上那刻,我始终不知道自己确实那么的渴切着男人的安抚和索取。

  而他最后的再一波温柔后戏让我彻底的进入最高巅峰那种飘然感觉我终身难忘,也久久不舍的紧紧抱着他,彼此更紧列的相吻着直到唇乳麻木毫无知觉,紧紧贴附在他湿透的健硕胸怀里我开始发觉我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整个过程我不知道是多久,但直到他消散退去我才完全清醒过来一般。

  “儒总我们到了!”忽然我被这样的声音惊吓醒来。

  而我还真的就坐在了儒默然的身边,这刻他似乎很是正定的闭目养神,对刚才的一切全无所知。

  我猛的打了个冷噤,看着完好无损的名牌衣服,还有从没移动过的座位,只是下体很是不适的疼痛感,还有黏糊糊的什么东西紧贴着内内,我才意识到自己又做了什么?那种感觉太真实也根本没有退去记忆的可能。

  我惊恐到了极点,这么厉害的鬼,可以控制所有人的意志就这样硬生生的再次强取要了我,就在儒默然的豪车里把我啪啪啪了。可是一切并不是这样,我们完全是自愿的甚至我都那么配合的就如同玩了场啪啪啪,那么协和那么完美的交付着彼此的身体玩着车震。这不是强要也不是占取,而是彼此需求的一份生理安抚。

  可是对象却是儒默然,我被他占去,却倍感焦灼,他怎么可以,可以上身的让儒默然得到了我呢?这个冷血,我以后还要怎么面对他,即使再怎么渴切,也不要上了儒默然的身,就这样的被他占有了我,还在他的豪车里玩了场缠绵揪绕的车震。

  是臆想吗,还是根本我就忧郁症发作,可是一切太过自然了,就在他消退那刻我还清晰的记得他微弱的气息跟我说“不要丢下我,记得回来,我一直都在等着你,我们的家里,是我,一直盼切着你回家来。”

  儒默然有些怪异的看着我然后阴沉着脸戏虐道“公主陛下,你刚才在想什么动作片?这么紧张也香汗淋淋的?你很热吗?”

  我看着儒默然有些凌乱的衬衣,还有被解开的衬衣纽扣,潮热瞬间侵袭过来“哪有,你才在想着动作片!”我急促呼吸着,热力让我打开了车窗,看着车外的高楼大厦,也很是小心翼翼的平复着自己的心绪。

  “我到在想跟你怎么玩俯卧撑,这样的动作片一定很好玩!”我猛然转头看着他,仔细的辨认着他的摸样,“怎么我很好看吗?其实你应该知道,我的长相一直是那么酷帅那么儒雅俊逸的,不如今晚我们玩个游戏……”

  我没等他说完,双手便紧桎梏住他的脸,粉唇毫不羞涩的便紧紧吻住他润湿的薄唇,依然是那种味道,可是却少了几分挑衅跟强势。

  他的手停留在空中,惊异的眼神瞬间僵化的愣神看着一个方向,儒默然一定是被惊吓到了,洁癖的他怎么轻易允许我这样的女人,吻住他的唇?

  “记住不要在戏虐我,我会来真的!”一脸悲泣说完我便推开还僵化着的他,时间停止般没有任何流失的静止状态,让我很轻松的逃离了现场。

  而前面的司机也瞬间惊呆的没有了主措,也傻愣的忘记停车之后给我们开车门了,视线随着我而一直没了转动。

  
  【完】